别理那些“民主维稳奸细”们
2016-10-08 20:02:39
  • 0
  • 3
  • 287
  • 0

       世间最残忍的事莫过于向坠落井底的人垂放长度不够的绳子,井底的人纵身跳起,但就是够不到这根救命绳子,如果没有人垂放这根短截的救命绳?这个人只会在绝望中死去,但放绳子的恶作剧将会使绝望的人重新燃起希望,但这种永远无法企及的“希望”将带来更大的绝望与疲敝,确切地说就是更大的折磨。

        所以、这个放绳子的人真是再缺德不过了。

        小时候你也许遇过大孩子对你恶作剧,他会拿些糖果举得高高地叫你跳起来拿,但你往上一蹦,他又将举糖果的手抬得更高,总之使你始终够不着,你说他坏不坏?

      中国有这样一群“民主维稳奸细”——他们很殷勤地告诉你,民主制度很好,人权普世价值亦不错,确实比专制好,但要实现它得遵循几个前提:

      第一是不能推翻专制旧制度,就好比从狭窄管井救人不能毁坏井筒一样,苦逼井底的人要重生,井筒亦必须照旧完好,格局不能打破。

      第二是你必须具有与民主同等配置的素质,如果素质差肯定民主质量不高,还不如安于现状,等素质高了才可要民主,这就像你在井底什么时候蹦的够高了,我的救命绳子就够着你小子了,你如果一下蹦出井口,那我连放绳子也省了。

      第三你不能用暴力行动来建立民主制度,因为使用暴力所得的民主肯定还是暴力专制,日本麦克阿瑟的核暴力建立的民主不在此例——因为核暴力是科学力,科技含量高;而你若用革命行动实现民主,则是野蛮暴力,不够核武器科学。所以核武器能搞出日本科技民主,而你们国内激进民主分子宣扬革命暴力只能搞出野蛮民主,所以、千万不能使用暴力实现民主,除非你和麦克阿瑟一样有核武器。

       第四、你不够宽容不能搞民主。

       第五、你不够包容亦不能搞民主。

       第六、你不够美容搞的亦是难看民主。

        第七、民主虽好但不适合中国国情。

       第八、民主会引起动乱,被清算祸害的还是老百姓。

       第九、要搞民主先要学曼德拉坐二十八年牢房以示非暴力抗争;要学拉甘地,马丁路德金拿生命和解,你不需要考虑专制如何对你,只需你对专制宽容态度如何,有没有让专制感动满意的答卷交上来?

       这就是那些拿民主做诱饵高高举起玩儿你猴子蹦跳,拿半截井绳让你永远够不着的官僚民主启蒙者——他们并不忌讳民主制度好,他们亦承认普世价值文明高。但他们吃着专治的晚宴,始终就不肯挪动专治的屁股,同时还要吊起你民主早餐的胃口,然后又设限种种民主的高贵门槛,让专制井底的人永远够不着。他们告诉你民主好,但不会告诉你如何去实现,如何去争取——你要他帮助民主他就要去上班,你要他给力民主他就要去开会,你要他支助民主,他就一家老小工薪不够维持没钱投入,你要他组织民主队伍,他就要贯彻中央精神没时间参加。但他却可以天天发文章启蒙民主,天天都在阻碍暴力民主到来,天天都在劝阻革命发生——这伙人都是体制学者,体制教授,体制专家,体制开明者,体制改良分子,体制改革推手。

       换我的话说;这些人就是“民主维稳奸细”,就是民主道德婊子,就是民主道德嫖客。

      新生代命运分子莫要理他们,只管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你的力量在哪里,哪里就是坚守民主的根据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