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榷杨恒均先生“朝鲜崩溃谁来接盘”一文
2016-10-09 14:28:35
  • 0
  • 15
  • 370
  • 0

        我非常遗憾的是,杨恒均即不是思想家,亦不是哲学家,更不是神学家,当然亦不是文学家——这一点他不敢嬗越,亦不敢自褒,因为沿着这种逻辑辩证下去,他的短板就很快显现出来了。一般的文艺青年因缺乏思想深度,所以无法俯视杨恒均这种学人,杨博士以“小贩”自居似乎就决定了他的“谦卑”。所以杨博士的人文价值一直都是漂移性怎么办?但他一般并不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亦就是他可以看病,但害怕开处方——他会围着病人绕三圈,然后煞有介事说:我知道你有病,很重,你怎么办?你准备怎么办?出了问题怎么办?杞人忧天时亦曾有这样或那样的担心,总怀疑天下的高个子不够用,不能替他撑起那片蓝天,这是断章取义的纯条件技术论。

         但在思想哲学范畴,任何事物都离不开根本,亦就是本源本质——我们所说的“道”,这就是社会文明,人类文明,宇宙文明的循环系统,亦就是万事万物相处之“道”,放在人类社会就是方法,简言之“道”就是处理事物关系的正确法则。

       离开这个“道”不论,所有的局部操盘都只是技术论,亦就是点对点的狭隘偏见都是“术”。中国“道士”所用的技术层面就是捉妖除病的“法术”——但术有高低,有失灵,“术”有双层性,有“法术”,也有“妖术”——如果“道”的系统不紊乱,“术”是派不上用场的——假如一部机器一直不坏(道的系统不紊乱)?还用的着修理工吗?(法术),所以德国人的机器好,重循环系统不容易坏,而中国人重“术”的处理,所以东西不注重本体质量而重在修理忽弄。

       思想哲学家会站在“道”的立场看问题,而人文学家只会站在“术”上看问题,因为杨博士毕业的复旦和澳大利亚大学都没有给其授衔“哲学”博士,所以,杨博士永远只能就是论事,永远从治标不治本角度看问题,只会毫末之技——不会立本论。

        “朝鲜崩溃”了怎么办?谁来接盘?这就是杨博士人文社会学者的思维局限——朝鲜崩溃谁来接盘?杨博士只谈了一个问题,亦就是几千万鲜人生存压力问题。生存包袱谁承担都是负担——杨博士担心一个B超有缺陷的孩子生出来,不如存在娘肚子里还好?一生出来变成一个鲜活生命残疾个体,那就要面对诸多灾难性的生存生活问题,还不如不生出来好?但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阻挡的,朝鲜崩溃不可阻挡这是事实,世界必须面对,这个里面不仅仅是杨博士担心生存负担一个问题,这里面还关乎其它三个问题。

       第一,人类社会文明的道义,全世界都不可漠视二千多万朝鲜同胞陷入灭顶之灾,这不是韩中美的经济负担问题,而是民主普世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亦是全世界人民福祉和最高安全利益问题。城门失火殃及鱼池,不但中国,韩国,美国,日本俄罗斯都会卷进来,而且全世界都将不得安宁。所以这不是某个国家“接盘”问题,而是国际社会承受的文明宏观利益底线问题。

       第二,神学宗教问题,作为人类都是神的儿女,造物之神杰作——众生平等亦就是宇宙文明“道”的系统恒久轮回,人类的苦难伤及人类文明共同体,人类社会文明一步步脱离独裁专制,地球村民渐渐觉醒——这是神性感召觉悟之必然,人类大同,地球变成村庄这是造物神的原始布局——人类智慧只有提高,不会倒退,这是宇宙文明净化不可否认的趋势,人类只会越来越觉悟,不会永久停留在愚昧抑或心智倒退的亚神性阶段。朝鲜“脱北”运动就是鲜卑族古老一支觉醒的开始。人类文明情愿接受一个崩溃而将新生的朝鲜,不会因为朝鲜这个孩子有缺陷而永久怀胎在金氏家族的怀里不解放出来——如果因为“负担”吓阻?出于自身利益考量而放纵朝鲜人祸灾难?显然不符合韩国日本和中美长久利益考量,工棚里最后一双靴子终将落下——不放下悬在中美韩日头上达摩克里斯之剑?卧榻之旁容许莽夫长久起夜拎着马桶打搅人类文明之梦?这显然不是真正政治家的智慧选择。所以我相信希拉里上台第一个就要解决朝鲜问题,而不是害怕研究“负担”问题。所以杨博士考虑显然有失偏颇。

       第三,朝鲜问题关乎东西方专制和民主,基督和无神论的最后较量;中国亦拿朝鲜养虎为患,头痛不已,思虑改良国策,但误食黄连,苦无对策,既然挽救驾驭不了朝鲜,还不如与美日韩周边国家分担,最终解决疯狂朝鲜不失为免除后患一劳永逸之计——这是政治问题,中国主动配合国际社会枕戈代旦,严格边防准军事预备——做好先发制人打击夺得先机,并积极抢滩朝鲜半岛。以此解决朝鲜问题会挽回中国外交政策失误的多年不佳形象。这是搭顺风车加分的绝佳机会,如果疯狂朝鲜将来以核武攻击丹东甚至北京而淬不及防?那就是中国政府引狼入室最终无法面对国际社会和国内人民的狼狈时刻,后果不言而喻,那时悔之晚矣。掌握主动永远是前瞻掌控。

       解决朝鲜问题,中国利益集团政治亦朝世界文明迈进一大步,将来可以用作与世界文明政治对决的光鲜筹码。

      所以以上三个问题不是“谁来接盘”的偏狭之论,而是联合国如何担当对策问题。朝鲜崩溃的“负担”是整个联合国的负担,亦是全世界文明国家的分摊担当,不需要谁来接盘——让世界来接盘就好。

      朝鲜崩溃,中美主导,联合国救济驻军“维稳”不让“难民”流出边界,战前发放大量空中传单并紧随战争开启投放救援物质,安定朝鲜百姓就地稳定,直至朝鲜成立临时过度政府,与南韩磨合交流,二至三年之后朝鲜进入真正稳定即可南北议和,开展大选——从此朝鲜半岛永远不再威胁中国,那时中南海就可义正辞严要求希拉里的萨德系统彻底撤回德克萨斯州了。

       所以作为哲学,神学及社会人文政治学者看问题一定要高屋建瓴——政治智慧是预判前瞻和对未来的掌控力,而不是废一肚子劲道建了“羊群”再来解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