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559)

我退出博客中国

……

  • 7490
  • 36
  • 343
  • 0
2016.10.21 19:37

我们都在等待

我们每个人都在等待有的人在等待阳光有的人在等待黑夜有的人在等待新生有的人在等待死亡有的人在等待涅槃有的人在等待审判有的人在等个好梦有的人在等待远航有的人在等待耻辱有的人在等待荣光有的人在等待腐朽有的人在等待盖棺有的人在等待神佛有的人在等待撒旦有的人在等待地狱有的人在等待天堂

  • 6443
  • 6
  • 454
  • 0
2016.10.13 10:34

民主到来之后删文章的该咋办?

  • 5441
  • 4
  • 424
  • 0
2016.10.13 09:30

你就使劲将我文章压着吧!

  • 20437
  • 10
  • 456
  • 0
2016.10.12 16:40

中国“书生党”离“政治”还有多远?

我瞧不起那些中国软骨文人是公开的,因我从不迎合世俗媚众只拿文章好坏说事,几乎得罪了中国左右派文坛所有大腕和朋友,不向帝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这种孤独之壮美,堪比鲁迅还傲的异端骨气是游弋在灵魂深处的。鲁迅是赶上了一个还可以出版《彷徨》与《呐喊》的时代,还能厚着脸皮拿他深恶痛绝的蒋当局月薪二百块光洋——先生只恨蒋光头不恨袁大头?正如今天“吃党饭砸党锅”的人,理智精明得令人钦佩,而海底却是处在一个自由...

  • 4309
  • 4
  • 257
  • 0
2016.10.09 20:46

商榷杨恒均先生“朝鲜崩溃谁来接盘”一文

我非常遗憾的是,杨恒均即不是思想家,亦不是哲学家,更不是神学家,当然亦不是文学家——这一点他不敢嬗越,亦不敢自褒,因为沿着这种逻辑辩证下去,他的短板就很快显现出来了。一般的文艺青年因缺乏思想深度,所以无法俯视杨恒均这种学人,杨博士以“小贩”自居似乎就决定了他的“谦卑”。所以杨博士的人文价值一直都是漂移性怎么办?但他一般并不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亦就是他可以看病,但害怕开处方——他会围着病人绕三圈,然后煞有...

  • 6200
  • 15
  • 362
  • 0
2016.10.09 14:28

每个人都将面对一场“独立战争”

人生是一场凄美的旅行,神的皈依召唤,造物的鞭打,伤痕累累,心灵疲惫,每个人都在负重前行,为一路的风景欣然,为历程辉煌而庆幸,为前程忐忑而迷惘,但谁都在不自觉地奔向一个终点,虽然生命美艳茁壮而凄楚,但终将用血泪铸就自己的墓志铭。 那些需要搀扶的人,那些需要指引的人,那些彷徨徘徊的人都缺乏神性的指引,缺乏心性的光明,缺乏超越自我而被平庸俗物所累,他们都是人类文明的弃儿,需要神来招引,我相信人类文明的高...

  • 2387
  • 2
  • 120
  • 0
2016.10.09 09:37

别理那些“民主维稳奸细”们

世间最残忍的事莫过于向坠落井底的人垂放长度不够的绳子,井底的人纵身跳起,但就是够不到这根救命绳子,如果没有人垂放这根短截的救命绳?这个人只会在绝望中死去,但放绳子的恶作剧将会使绝望的人重新燃起希望,但这种永远无法企及的“希望”将带来更大的绝望与疲敝,确切地说就是更大的折磨。 所以、这个放绳子的人真是再缺德不过了。 小时候你也许遇过大孩子对你恶作剧,他会拿些糖果举得高高地叫你跳起来拿,但你往上一蹦,他...

  • 4408
  • 3
  • 283
  • 0
2016.10.08 20:02

房地产在续政期永不会降价拐点

我虽然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土著,现在是,将来必定还是——因为“卖国”是羞辱先祖的事,我此生都是不打算抛弃这个国家的,尽管有五毛想把不满意自己国家的海底赶出国去;尽管自己有好几次偷渡出国的机会,想想作为中国人,去到外国像被人防贼一样,和日本韩国人站一起,首先人家怀疑地沟油就是中国人掏弄的?老子丢不起这个人!回到国内,党说我素质也不高,也不适合西方那一套——还是接受其领导靠谱,因为党这位母亲从不嫌弃自己儿子素...

  • 3041
  • 2
  • 172
  • 0
2016.10.07 20:28

海底论文:名气大不等于文章好!

名气大不一定文章好,且同等名气小不一定文章孬——这是一个理性辩证问题。英雄不问出处,学问不问出身,中国历史上有不少学历低的可怜,学问大的吓人的奇葩学者,譬如中国古代著《道德经》的老子——此人有什么学历吗?中国人都羞于谈起,但一提到老子的学问那是无人不躬身下拜,连中国奇才海底先生都偷偷拜了此人为师,大概迄今为止还没人知道吧?为什么,没大名气也! 中国人被虚名所累是官僚文化的千年陋习,我常对我的热心读者说...

  • 3306
  • 25
  • 202
  • 0
2016.10.01 20:12